醉酒的干妈骚穴痒得不行


今年,我们小组被公司评上了一个最进取业务奖。在一家酒店一起搞聚餐,大家都很尽兴,酒也喝的很多。乾妈秀慧喝了很多红酒。我和她住在同一区,所以由我送她回家。


我看她挺累了,一路也没怎幺说话,本来打算就送到楼下的,但她开了车门后,却站不起来。我扶着她上楼梯时,脑子裏开始顿生歪念头,大好机会可不能放过。我轻轻的用手指触碰着她的乳房侧面,奶子蛮大,弹性也不错,但也不敢过分。


到了门口,她从包裏找出钥匙,但怎幺也插不準钥匙孔。我拿过钥匙,扎个马步,让她坐在我大腿上,一只手开门,另一只手勾着她,完全捂在她的大奶上了。


开好门后,我扶她到沙发上,她家裏没人。我拧了条毛巾帮她擦脸,她好像没什幺反应。她穿着长裙,裙角压在屁股下,露出了整个大腿。我慢慢的把手伸过去,轻轻的摸着大腿,慢慢往她蜜穴那裏挖,隔着内裤轻摸她的阴户。


她忽然动了一下,嘴巴裏忽然「哼」了一声。我吓了一跳,连忙站起来,问她:「你没事吧,没事的话,我先回家了。」


没想到她拉住我的手说:「不要回去,先陪我一会。」


我在她身边坐下,她一下子往我身上靠了过来。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压在我鸡巴上,我有点受不住了。我想她肯定是给我暗示,我顺势抚摸着她的背,越摸越重,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。她的手在我大腿上也摩梭起来,这时我完全放心了,一手直接开始捏她的奶子了。她开始呻吟起来,我打开她衣服钮扣,她往后倒下去,把整个胸都呈现在我面前。我继续揉搓着两个丰满的奶子,把胸罩往上撩了起来,一下子扑上去,用嘴使劲的吸着两个又黑又大的奶头,她开始不行了,「哼」的越来越大声。


我嘴上继续吸着,两只手把她的内裤脱下,她很配合,轻轻的擡起了屁股。我的手指开始在她的腹股沟来回的摩擦着,但就是不碰她蜜穴。她难过得不行,嘴巴裏「啊啊」的叫着,一只手伸过来捉住我的手,往她的蜜穴上按下去。好多水啊,我用手指在她的洞裏插着,偶尔摸几下她的小豆豆,她的反应好敏感,插洞时就「哼哼」着,一碰倒豆豆,就会「啊啊」的叫起来。我早趁机把自己的裤子也脱了,鸡巴翘的高高的,她手伸过来撸着我的鸡巴。


弄了一会,她开始叫着:「进来,进来,快进来。」我也就不客气了,把她腿放开一点,鸡巴狠狠的插了进去。好滑,她的水实在太多了,插起来毫不费力。我把身体往上顶了一些,这样每次抽插都能磨到她的豆豆。她大声的叫着:「啊!鸡巴好硬啊!舒服啊!爽啊!」才抽了没几下,她突然大叫:「哦,快,快,快,哦哦!再抽,插,插。」她整个身体都拱起来,嘴裏「呀呀」的一声闷哼,整个人又都软下去了。


没想到那幺快就让她爽了一次,真的很有成就感啊。我继续努力的耕耘着,她躺在那边不动,但仍能感觉到她在使劲的夹着我,蜜穴裏一收一放着。她收紧时,我就会抽的很快,那种快感太强烈了。大概又抽了5分锺左右,她开始又「哼哼」的叫起来了,估计又开始觉得洩了,我把她的两个大腿并拢,鸡巴从大腿中插进去,在她蜜穴裏快速摩擦着,她的屁股也用力的往上顶着,嘴巴又开始「呀呀」、「啊啊」的叫着,我知道她又要到了,所以也更卖力的抽着,我觉得我也快要爆发了,我在她耳边也开始叫起来:「哦,不行了,要出来了,啊啊。」她一听到我这幺说,一下子也叫:「啊啊!丢,一起丢,啊,不要停,快!快!」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在她的蜜穴裏射了出来。


经过一轮大动作,酒是已经醒的差不多了。但我们还是不说话,彼此想着各自的心事。我有点担心,害怕万一她缠上我的话就麻烦了。对于像她这样的熟女我是梦寐以求的。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了,和熟女做爱真是很爽。


不知不觉,小弟弟又开始有点反应。她忽然擡起头,在我鸡巴上拍了一下,笑着说:到底还是小伙子嘛,我要洗洗了,下面还在出水。我还以爲她睡着了呢,原来她一直看着我的小弟弟。她站起来进了浴室,祇听到水哗哗的响着。


差不多该回家了吧,今天也没和家裏打过招呼。她会留我嘛?我要留下嘛????


她差不多洗好了,「你也过来洗洗吧。」


下面粘乎乎的,是要洗一下。我进了浴室,她用浴巾裹着,在吹头发,我从后面抱着她,从镜子裏色色的看着她。「看什幺看,小色鬼,不嫌我老啊?一不小心被你骗掉了。」


「切,明明是你骗我吧,你根本就没醉,以爲我不知道啊。」她转过身掐我,「臭小子,吃了我豆腐,还要气我。」我一把紧紧的抱住她,轻轻一扯,浴巾掉了下去。四目对望,我说:「你真漂亮。」「瞎说,那幺大年纪还漂亮什幺啊。」


「你很有味道,很浓的女人味,我喜欢。」说着,我吻着她的额头,把她的脸慢慢擡起,我们热烈的激吻着,她的舌头好软,而且感觉她嘴巴裏好烫,她很兴奋,搂着我的头颈,拼命的吸着,舌头互相用力的舔着,尽情的享受着。


不知吻了多久,舌头都觉得酸了。我们终于鬆开了,「好久没这样kiss了,上次和老公打kiss是什幺时候都想不起来了,好像孩子懂事后,我老公就没亲过我,祇有在做的时候才会亲我几下。」


「呵呵,我也是啊,我老婆老让我亲她,但我真的没兴趣。

「你们这些臭男人就是这样,在外面花天酒地,就不肯对老婆好一点。你还是先洗吧,你今天回家吗?」


「你捨得放我走吗?」


「臭家伙,又来这套。」


「哈哈!!不说了,不说了。」


她笑了起来,「怎幺以前没觉得你嘴巴那幺甜嘛,你睡觉要睡衣嘛?」


「不用,我在家裏都是裸睡的。」


我钻进他的被窝,好暖和啊。我像小孩一样,靠在她的臂弯裏,那种感觉很奇妙,就像回到了小时候。她就这样看着我,轻轻的捋着我的头髮。


她还是光着身子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我又开始想要了,我捏着她的乳房,用嘴吸她的奶头。她又开始哼起来。


哦!再重点,吸的大力点。对,就这样,嗯!


我把手放到她下面,她下面又完全湿透了,好多粘粘的水,我润滑了一下手指,在她的小豆豆上慢慢的磨着,她越哼越大声了。我嘴上更加用劲的吸,手指一下子加快了摩擦的频率,她「啊啊」的一声,一下子并拢大腿,屁股往上擡起,配合着我手指的抽插。


忽然,她一下子拉开我的手,「不要,我不想这样,我们慢慢来。」她坐了起来,一下子撩开被子,一手伸向我的鸡巴,我的小弟弟早就硬得的不得了。她轻轻的套弄着,我闭着眼静静享受。忽然下面一热,她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,上下很快的含弄着,可以感觉她的舌头不停的在我龟头上转圈,她好棒,头上下套的那幺快,竟然还能配合舌头,看来和她老公经常练习呢。


她一口一口含的越来越深,似乎每下都插到她喉咙裏面。哇塞,好爽,我老婆从来不行的,我一插深,我老婆就会恶心,她没感觉?


哦!好爽,哦,你好厉害!


我忍不住呻吟起来,真的很爽,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。但我以前从来没口交射过,我老婆怎幺弄,我都不会射,但今天怎幺了,真的好爽,我要撑不住了。


哦!不行了,停一下,我要不行了,哦!


她根本没停的意思,反而更快的含弄我的鸡巴。哦!鸡巴头好烫,不行了,我控制不住了。一下子全力挺进到她的嘴巴裏,射到了她的喉咙裏,好爽,这种感觉决不亚于射在蜜穴裏。


她还在继续的吸,而且吸的很用力,鸡巴已经软了,但被她用嘴拉的好长,尿道管裏的精液也全被她吸的干干净净。哦,天哪,我好难受,哦,不行,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太难受了。


她擡起头,用纸巾擦了一下嘴巴,但没吐出什幺,她全吞吃了。


她躺过来靠在我的肩膀上,笑着看着我,「爽吗?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,稍微帮你弄弄,你就忍不住喽。」


「真的很爽,我以前从没这样好过,我爱死你了。你不怕我过会硬不起啊?」


「你也有嘴啊,硬不起就用嘴。」


「没问题,我现在就让你爽一下。」


其实,我蛮喜欢用嘴帮女人口交,祇要蜜穴干净,我喜欢那种近距离闻那股骚骚的味道。而且还可以仔细的观察蜜穴的样子,每个蜜穴都不一样,各有特色。


我爬到她大腿中间,分开她的大腿,房间裏光线很好,我可以清楚的看清她蜜穴的样子。他的蜜穴比我想像当中清爽很多,顔色不是很深,毛也不多,祇有薄薄的一层。她蜜穴已经流了好多水,看上去油光滑亮的。


我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,就在大腿内侧和大阴唇来回的舔弄。绕着蜜穴,慢慢的舔了一圈,她显然受不了刺激了,屁股左右摇摆着,就想把豆豆凑到我舌头上去,但我总是避开不碰。这样吊了她一会,我的舌头伸到蜜穴中间,挑开她的阴唇,她洞口的肉好嫩,粉红色的,我把舌头伸到最长,慢慢的往洞裏塞。


她,「啊」的大叫一声,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
她的水很多,略微有点鹹鹹的,有一股淡淡的腥味。我开始越插越快,舌头卷起时,偶尔会碰到她的小豆豆。她受用的不行,嘴裏也越喊越大声,估计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,就直接喊「舔我豆豆啊,好难过,快舔我豆豆,我蜜穴痒的不行了。」


我索性不插进去了,用嘴吸着她的小阴唇,轻轻的拉起,含在嘴裏,再用舌头磨。慢慢的,我又开始舔她的大腿内侧,不碰她的蜜穴,她索性把手伸过来,用手指扣着自己的豆豆,不断的抖着它。原来女人是这样手淫的啊,虽然以前也猜到,但第一次真正的见到,她三个手指捂着她的小豆豆,快速的抖着手。


我抓住了她的手,不让她自己弄,嘴慢慢的放在了她阴毛上,慢慢的往下亲,一点点向小豆豆靠近,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她叫的声音越来越响,屁股也慢慢的擡起来。


但我故意跳过小豆豆,在小豆豆下面一点点的地方,舌头以最快的速度抖着,她屁股又拼命的往下沉,但小豆豆还是没能碰到我的舌头。


「臭家伙,不要这样啊,我要,快,我要啊。」她知道我在耍她了。


我嘴巴往上一擡,一下子含住了她的豆豆,用力的把豆豆往嘴巴裏吸。


「啊!好爽好舒服。臭小子,弄的我好舒服啊。」


豆豆含在嘴巴裏,我快速的用舌头扫着,「啵」,我一下子鬆开豆豆,直接用舌头用力的舔着。她的水已经流到屁眼了,我用手指轻轻的在她屁眼口磨着,轻轻的在屁眼口插着。嘴上也好不放鬆,继续快速的磨着她的豆豆。


「啊!」她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,屁股用力的向上顶着,不停的往上挺。我知道她要丢了,嘴巴再次把她的豆豆吸起来,我也夸张的哼着,用力的磨着,手指往她的屁眼裏快速的抽插。


「啊!啊!啊!」她屁股越挺越慢,慢慢就没有了动作,我仔细的看着她的蜜穴,一股晶莹的骚水流了下来。


她闭着眼,脸色绯红,还在不停的喘息,大奶子一起一伏。她看上去真美,我爬到她身边,轻轻的含着她的乳头。我也已经很累了,就这样靠着她的肩膀,含着她的奶子睡觉,她轻轻的吻着我的额头。渐渐的,我们进入了梦乡。


那天以后,我们两个人基本每週都会找出时间来约会,一般都是在她家裏。在她哪裏,不用担心有人打扰,可以尽情的做爱,尽情的淫蕩。




  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sexx6688@gmail.com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收录资源均由站长自动提交或网友分享,其内容与本站无关!

本站设在美国佛罗里达州,主机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,服务全球华人,受美国法律约束和保护